新型政黨制度是偉大的政治創造

19 2018-06

08:42

分享
來源:《學習時報》作者:中央黨校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

  政黨制度是人類現代政治文明的核心制度,對人類政治生活的運行發揮著支撐性作用。“新型政黨制度”的提出,彰顯了新時代中國和中國共產黨人堅定的制度自信,為堅持和完善這一新型制度指明了方向,也為催生世界政黨政治文明新形態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政黨制度是人類現代政治文明的核心制度,對人類政治生活的運行發揮著支撐性作用。人類進入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以資本主義政黨制度為代表的舊式政黨制度疲態盡顯,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黨制度卻愈益煥發勃勃生機。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新型政黨制度”作為一種理論形態出場的時機成熟了。由此,在全國政協十三屆一次會議聯組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提出“新型政黨制度”的重大政治論斷,高度凝練地概括這一偉大的政治創造,彰顯出新時代中國和中國共產黨人堅定的制度自信,為堅持和完善這一新型制度指明了方向,也為催生世界政黨政治文明新形態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新型政黨制度是歷史性反思和創造性學習的產物

  眾所周知,政黨制度源自西方,在近代西方政治發展過程中,多樣化的政黨制度替代了封建等級和宗教特權制度,逐漸成為西方政治制度中的核心制度,在政治權力更迭、國家和社會治理、利益代表和表達、政治社會化、政策制定以及精英遴選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在一定歷史時期推動了人類政治文明的發展進步。但作為資本主義制度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西方政黨制度有著內在的、深刻的、難以克服的缺陷。特別是在向發展中國家移植的過程中,這些缺陷表現得尤為明顯。

  歷史證明,深刻的錯誤比膚淺的正確更有利于推進人類政治文明的發展。不斷試錯中的學習進而催生了偉大的政治創造。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和各民主黨派、無黨派人士共同創造了一種既本質上不同于歐美資本主義政黨制度,也重大有別于原蘇東社會主義政黨制度以及第三世界國家政黨制度的一種全新政黨制度。質言之,近代以來中國的政黨制度學習由西向東,由外而內,反求諸己,走了一個否定之否定的道路,最終在本國土壤中培育生長出來了適合自己的政黨制度。

  制度建設是國家建設的核心和最高形態,來不得半點形而上學和浪漫主義。在創造性學習中,中國共產黨深刻認識到,以資本主義政黨制度為代表的舊式政黨制度從根本上不適用于中國;也深刻體會到,其他社會主義國家的政黨制度不能簡單照抄照搬,必須塑造適合中國國情的新型政黨制度。同時,這種政黨制度還要根據時代的發展變化而不斷發展完善。從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到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到中國特色政黨制度,再到新型政黨制度,中國政黨制度不忘本來、吸收外來、面向未來,把馬克思主義政黨理論同中國具體實際有機結合并不斷發展完善,走出了百年制度自卑,走進了制度自信的新時代。

  新型政黨制度實現了理論與實踐的創造性結合

  “名非天造,必從其實”。政黨政治是現代政治的通則,但實現政黨政治的形式卻是豐富多樣的。沒有最好的政黨制度,只有最適合的政黨制度。歐美資本主義政黨制度過分單一地注重競爭性選舉,在花樣繁多的利益博弈中選強擇優,始終無法擺脫利益代表片面化、政黨惡性競爭以及金錢政治等痼疾;原蘇東社會主義政黨制度始終難以克服監督乏力以及官僚主義等一系列問題。出現這種情況,皆因理論與實踐結合不當而致。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政治制度是用來調節政治關系、建立政治秩序、推動國家發展、維護國家穩定的,不可能脫離特定社會政治條件來抽象評判,不可能千篇一律、歸于一尊。”從根本上說,一國政黨制度的形成,取決于采用什么樣的政黨理論為指導,與什么樣的具體國情相結合,并且這種結合還必須體現創造性思維。由是觀之,新型政黨制度實現了馬克思主義政黨理論與中國具體國情的創造性結合。從歷史演進的角度說,在對舊式政黨制度鬧劇的反思中,中國共產黨主導中國革命、建設與改革偉大進程的歷史發展邏輯,就注定了中國不能簡單照搬模仿某些舊式政黨制度。從理論的指導角度說,馬克思主義指導下的政黨制度與其他舊式政黨制度有著本質的不同。同時,在理論與實踐的偉大結合中,中國共產黨也對原本的馬克思主義政黨制度進行了創造性發展。新型政黨制度把政黨制度從舊的刻板印象中解放出來,以問題為導向,創造了有事多商量、遇事多商量、做事多商量的協商民主新形態。不僅代表廣泛的直接利益,更代表深刻的根本利益;不僅代表短期利益,更代表長期利益;不僅代表界別局部利益,更代表全國各族各界全局利益;不僅代表流動的民意,更代表穩固的民心。從協商建國、民主建政,到重大建設、深化改革,再到精準扶貧、基層治理,協商民主廣泛、多層、制度化發展。這一民主新形態能夠真實、廣泛、持久代表和實現廣大人民根本利益、全國各族各界根本利益,有效地避免了以往政黨制度民主代表少數人、少數利益集團的弊端,實現了世界政黨政治發展史上理論與實踐創造性結合的偉大變革。

  新型政黨制度實現了制度上的創造性革新

  縱觀世界歷史,人類政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進步都有賴于政治制度的偉大革新。新型政黨制度吸吮五千年中華民族歷史沉淀積累的天下為公、兼收并蓄、求同存異等優秀政治文化,借鑒歐美資本主義政黨制度多黨競合,以及原蘇東社會主義政黨制度的有益成果,突破二元對立和一元絕對的窠臼,辯證處理一與多的關系,有效實現一與多的結合,創造了一黨領導多黨合作制度,實現了政黨制度的創造性革新。

  新型政黨制度實現了制度結構創新。歐美資本主義政黨制度是“打橄欖球”,制度結構是競選成功與失敗擇一的執政—在野模式;原蘇東社會主義政黨制度是“獨自打保齡球”,制度結構是生存還是毀滅擇一的執政—非執政模式;中國特色新型政黨制度突破了舊式政黨制度傳統框架,是“唱大合唱”,創造了“長期共存、互相監督、肝膽相照、榮辱與共”的領導—合作與執政—參政相結合的復合模式,這一結構更精巧、更完善、更優越,實現了制度結構的偉大創新。

  新型政黨制度實現了政黨關系革新。一定意義上,任何政黨制度都是政黨關系的總和,有什么樣的政黨制度就有什么樣的政黨關系。歐美資本主義政黨制度下政黨關系是非此即彼的競爭關系,原蘇東社會主義政黨制度下政黨關系是有你無我的存亡關系,而中國新型政黨制度超越了以往政黨之間零和競爭、松散聯結和“包打天下”等各種關系樣式,創造了一種緊密合作的政黨關系新格局,是一種共生關系,實現了政黨關系兩種創造性革新:一是政黨政治地位法定的長期合作模式;二是執政黨建設與參政黨建設共進的相互增益模式。 新型政黨制度實現了政黨監督模式革新。新型政黨制度創造了“一黨領導多黨合作制下的向心合作監督”這一政黨監督的新模式,有效避免了一黨缺乏監督或者多黨惡性監督的弊端。

  新型政黨制度實現了理論話語的創造性突破

  中國發展實踐對西方中心主義理論話語的不斷突破,已經成為當前全球社科理論研究的一種常態。理論話語是軟權力和軟實力,西方社科理論界長期把控著政黨制度的理論話語。這些“把投票選舉簡單等同于民主,把政黨競爭簡單等同于政治”的所謂“科學理論”,成為某些西方勢力在意識形態和輿論上攻擊中國政黨制度的主要理論基礎。

  新型政黨制度使得人們可以從新的理論制高點審視世界政黨政治和政黨制度,透視出了西方政黨制度理論的貧困。由此,新型政黨制度超越了以往所有政黨制度的分類標準,以“新”“舊”界分政黨制度,實現了對西方理論話語的創造性突破。更重要的是,新型政黨制度賦予人類政黨政治更加生動、豐富、有機的理論內涵和制度內涵,從而彰顯了中國和中國共產黨人高度的理論自信和制度自信。

  新型政黨制度取得了績效上的創造性成就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績效是檢驗制度的唯一標尺。“中國奇跡”“中國之治”的背后是中國的制度優勢,新型政黨制度是制度優勢的重要支撐。中國的現代化可以說是人類有史以來規模、體量、影響最大的現代化,這個現代化不僅因大而特殊,更因新而特別。中國的現代化是以政黨為中心、由政黨領導和推動的現代化。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這一新型政黨制度是中國現代化的主要制度支撐,它能夠把各個政黨和各界人士緊密團結起來,通過制度化、程序化、規模化的安排集中各種意見和建議、推動決策科學化民主化,為著社會主義現代化的共同目標而奮斗,因而催生出巨大的制度績效。中國新型政黨制度不僅因特殊而優越,更因優越而特殊。作為“中國奇跡”“中國之治”重要的制度力源,它推動中國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推動中國實現了連續40年政治穩定、經濟繁榮、文化發展和社會進步,推動中國快速實現超大規模現代化,彰顯出巨大的制度優越性,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制度績效。反觀一些發展稟賦條件并不比中國差的國家,由于簡單移植某些舊式政黨制度,非但沒有取得預期的發展成果,反倒激化了民族分裂、宗教紛爭等,陷入長期動蕩不安。這在一些被西方國家用刺刀強加實施“西式民主”的國家,表現得尤為明顯。可嘆,一些國家陷于迷途而不知返;可恨,一些國家自視過高而不知悔,人類政治文明之發展進步由此蒙塵落垢。

  制度總在比較中定新舊,在實效中分優劣。當前仍在不斷發展完善的新型政黨制度,是近代以來中國人民的歷史選擇,是從中國土壤中生長出來,并在無數次縱向和橫向競爭中脫穎而出、適合中國實際和發展方向的偉大政治創造。面向未來,可以預期到,新型政黨制度必將不為盛名所累、不為贊譽所惑、不為歧見所擾,不自視清高,不故步自封,在理論和實踐上不斷改革創新,在新時代煥發出更強的生命力,成為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制度法寶,為世界貢獻出政黨政治文明的新形態。

  (執筆:孫林 郇雷 曾毅 孫培軍 徐浩然 李少文 黃相懷)

(網絡編輯:劉偉)

中国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