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寫理論文章要用學術講政治

2019-10-11
11 2019-10

10:24

分享
來源:《學習時報》作者:董振華

  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分管日常工作的副校(院)長何毅亭同志在2017年第一次教學工作會上明確提出黨校教師要用學術講政治的教學要求,中共中央2018年11月印發的《2018—2022年全國干部教育培訓規劃》把“著力提高教師用學術講政治的水平”作為新時代黨中央對干部教育培訓工作的新要求,這就為新時代黨的干部教育培訓工作提供了科學的理念引領。作為一個黨校的教學科研工作者,我認為這不僅是對教學工作的要求,也是黨校科研工作尤其是撰寫理論宣傳文章應該遵循的基本遵循。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指出:“理論上不徹底,就難以服人。”理論宣傳文章必須以深厚的學養作為基礎,以理服人,才能夠說服人,起到更好的理論武裝作用,而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有“板凳須坐十年冷,文章不著一字空”的精神,踏踏實實做學問,修煉好內功。

  撰寫理論文章為什么要用學術講政治

  用學術講政治的要求有兩個方面的含義:一方面撰寫理論宣傳文章一定要講政治,另一方面是要用學術講政治。這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離開了任何一個方面的要求,就失去了撰寫理論宣傳文章的意義。

  首先,撰寫理論宣傳文章要講政治。這是回答“為什么要撰寫理論宣傳文章”的問題。作為黨的理論工作者,我們撰寫理論宣傳文章不是漫無目的的,而是要為黨的事業統一認識、凝聚力量,這就必須貫徹“黨校姓黨”的基本政治原則。2015年12月1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黨校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中指出:“黨校姓黨,就是要堅持一切教學活動、一切科研活動、一切辦學活動都堅持黨性原則、遵循黨的政治路線,堅持以黨的旗幟為旗幟、以黨的意志為意志、以黨的使命為使命,嚴守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堅持在黨愛黨、在黨言黨、在黨憂黨、在黨為黨,歸根到底一句話,就是要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自覺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黨校事業是黨的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如果黨校不姓黨,或者不能很好姓黨,就不能完成黨所賦予的莊嚴使命。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我擔任中央黨校校長期間,反復強調黨校要堅持正確政治方向,核心就是這一條。道理很簡單,如果黨校不姓黨了,那黨校就沒有必要存在了”。作為中央黨校的教學科研人員,講政治是貫穿到黨校教學科研等所有工作始終的一個基本原則,也是要內化到黨校員工每一個人靈魂深處的一個基本準則,在理論宣傳工作中始終不能忘記我們的“初心”。

  其次,撰寫理論宣傳文章要用學術講政治。這是回答“怎么講政治”的問題。講政治是基本原則和價值遵循,但是,“怎么講政治”是方法和途徑,直接影響甚至決定著講政治的效果。如果方法對頭,就能夠事半功倍,強化宣傳的效果,能夠為政治實踐凝神聚力;如果方法不對,就會削弱宣傳效果,甚至會適得其反。如果用簡單的說教方式或者命令主義講政治,那么很難有說服力。正如馬克思在《〈黑格爾法哲學批判〉導言》中所指出的,“理論一經掌握群眾,也會變成物質力量。理論只要說服人,就能掌握群眾;而理論只要徹底,就能說服人。所謂徹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也就是說,只有徹底的理論說服人,以理服人,人們才會真信真懂真用,這樣的理論宣傳才有說服力。理論要徹底,就要抓住事物的本質,就必須有深厚的學理作為基礎。所以,我們不僅要講政治,還要會講政治。毫無疑問,作為黨的理論宣傳工作者,會用學術講政治是撰寫理論宣傳文章、提高宣傳效果的一項基本功。

  撰寫理論文章怎樣理解用學術講政治

  在科研工作和理論宣傳文章撰寫中,要堅持用學術講政治。那么,如何理解用學術講政治呢?用學術講政治的內涵是什么?這也是我們撰寫好理論宣傳文章必須要搞清楚的基本問題。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夠頭腦更加清醒地自覺做到用學術講政治。

  整個人類活動,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認識世界、一類是改造世界。認識世界的目的在于改造世界。但是,如果想有效地改造世界,必須以正確認識世界作為前提。為什么?因為要想有效地改造世界,必須把搞清楚認識世界的兩個問題作為前提:一是要明確“這個世界是什么”,另一個要明確“想把世界改造成為什么樣子”。如果不知道這個世界是什么,怎么改造世界?如果不明確想把世界改造成為什么樣子,往哪個方向改造世界?所以,這兩個方面缺一不可。第一個方面是“事實判斷”,即搞清楚“事實是什么”。第二個方面是“價值判斷”,即搞清楚“價值和意義是什么”。事實判斷對應實然世界,價值判斷對應應然世界。人類的實踐活動就是立足于實然世界朝向應然世界的一個改造世界的現實過程。對應然世界的認識服從價值理性,而從實然世界到應然世界的所有人類活動都應服從工具理性。工具理性解決的是“怎么辦”的問題,價值理性是回答“該不該”的問題。所有的工具理性都服從和服務于價值理性,做事情都是有目的有價值理性的,所有的價值理性都必須以一定的工具理性作為載體和實現手段,缺一不可。

  作為一個政治組織,必須樹立政治意識,不僅要用顯微鏡在現實實踐中解決好如何團結一致、共同發力、改造世界的問題,更重要的是要用望遠鏡在理想目標上解決好如何達成共識、統一意志、認識世界的問題,提供價值理性,確保正確的政治方向。因此,任何一個政治理論,都具備兩個基本的要素:一個是它的價值,另一個是它的邏輯。其價值就是這個政治理論的靈魂和根本方向,而要論證這種政治理論的價值合理性,就必須遵循基本的論證邏輯。講政治就是確保自己的價值追求和價值認同,用學術就是論證價值合理性和價值認同的內在邏輯。

  可見,用學術講政治是一個普遍的規律,不僅我們黨的理論宣傳工作要貫穿用學術講政治的基本原則,任何一個政黨的理論宣傳工作都應該遵循這樣的基本規律,其根本區別就在于用不同的學術講不同的政治。

  撰寫理論文章如何用學術講政治

  作為一個黨校的教學科研工作者,如何才能真正做到用學術講政治呢?我認為應該從以下幾個方面下功夫。

  第一,保持理論清醒,確保政治方向,力求文章有高度。為此,不僅要熟悉黨的理論和文獻,還要時刻關注黨的重大理論創新和實踐創新。在撰寫文章的時候,時刻關注政治方向,確保和中央精神同步,避免思想落后于時代或者超越于階段,更不能違背中央精神。

  第二,夯實學術功底,提供學理支撐,力求文章有深度。沒有學術根基作為支撐的文章是膚淺的,是缺乏現實的解釋力和說服力的,是不能被讀者所接受和認同的。只有以深厚的學術根基作為支撐,我們才能夠從更高的學術視野和更深的理論層次上分析問題,從更寬廣的視域觀察現實,才能夠提出更有說服力和感召力的作品。為此,我們不僅要不斷閱讀經典,從中汲取智慧,還要時刻關注理論研究前沿,從中吸收學術資源,力求做到文章言之有物、言之有理。

  第三,把握時代脈搏,富于問題意識,力求文章有溫度。馬克思曾指出,“問題就是公開的、無畏的、左右一切個人的時代聲音。問題就是時代的口號”。每個時代都有屬于自己的問題。理論研究的目的全部在于應用,在于服務和引領現實的實踐,這就需要針對現實中的重大問題進行深入思考,以理論創新引領實踐創新。離開了時代、離開了問題,這樣的文章就遠離了生活、遠離了讀者,就不會具有感染力和認同感。

  第四,掌握受眾心理,熟練使用話語,力求文章有廣度。撰寫理論宣傳文章是針對不同的受眾的,在話語的使用上要有所區別,選擇符合受眾心理的表達方式,所講的政治才能夠被廣泛接受和認同。例如,為那些理論性較強的報紙雜志撰寫文章,主要以高級干部和理論工作者為對象,就要采用更加突出學術語言和規范表達方式;為那些政治性較強的報紙雜志撰寫文章,要更加注重準確性和規范性,突出政治導向和政治話語;為那些大眾性的報紙雜志撰寫文章,要力求做到通俗性和可讀性,增強感染力和親切感;等等。

  總之,要用學術講政治撰寫理論文章,就必須注重學術積累而奠定學術基礎,堅定理想信念而確保政治方向,用最適合的話語,將學術上真的邏輯與政治上善的價值有機地結合起來,就能夠讓受眾在美的感受中產生心靈共鳴和價值認同。

(責編:畢陽)

中国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