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事黨校科研工作要有堅定的信仰

2019-10-11
11 2019-10

10:21

分享
來源:《學習時報》作者:蒲長春

  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黨校工作會議上指出:“黨校姓黨,就是要堅持一切教學活動、一切科研活動、一切辦學活動都堅持黨性原則、遵循黨的政治路線。”黨校(行政學院)的科研要堅持黨性原則,尤其是要有堅定的信仰。

  古人說:“先立乎其大者,則其小者不能奪也。”對黨校(行政學院)的科研工作來說,這個“大”,就是指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信念,對黨和人民的忠誠。

  對于哲學社會科學研究而言,有堅定的信仰,才能既“入乎其內”,又“出乎其外”。哲學社會科學都蘊含價值主張,留有精神空間,沒有堅定的信念信仰,沒有定力,長期熏染,容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如果只能入乎其內,而不能出乎其外,實際上就無法從事真正的研究工作。對于黨校(行政學院)的教員而言,更要經受住誘惑和考驗,不斷給自己的精神補鈣,不斷給自己的信仰固本。

  堅定的信仰從何而來?如何給自己的精神補鈣?我認為主要有兩個途徑。一是理論的震撼,二是心靈的震撼。理論的震撼,就是指,通過閱讀經典,學習馬克思主義理論和黨的理論,真切地感受到理論的力量,對理論從理性理解升華為精神體認。像讀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的著述,讓人深刻地體味和感受到理論的精神魅力、理論的精神力量、理論的精神境界。遇見這樣的文字,既是一種思想訓練,更是一種精神洗禮。心靈的震撼,則是指在學思踐悟過程中,曾經深深打動我、激勵我的人和事。科社部有兩位前輩,一位曾經和我在中央黨校西配樓一層隔壁辦公。我早上來,他在,我晚上走,他仍然在。幾十年如一日,雷打不動,始終如一。另一位是著名的一級教授,他多次告誡我們中青年教員要像曾國藩那樣“結硬寨,打呆戰”,做學問要守拙,不能取巧。他說,40歲之前他從沒有12點之前睡過覺。更讓我們慚愧的是,春節我們過年,收獲的只是增加體重,而功成名就的這位名教授則以科研為樂,常常寫成幾萬字的學術論文。

  因為研究方向原因,我若干次進藏進疆調研。2015年,我去西藏加查縣調研,接待我的是加查縣民宗局局長尼瑪次仁。他一個人開自己的車來接我。我們倆,從山南市到加查縣。路有多遠我記不得了,只記得一路過不完的隧道,過不完的盤山路、石子路、懸崖路。我累得不行,一度快睡著了。他一邊開車,一邊講西藏的逸聞趣事。快到加查時,他跟我講,他有個女兒,4歲了,還給我看照片,非常可愛,他說,每次為了見她一面,需要開車來回很多個小時。他拉家常很輕松,但我聽這個話,非常感動。因為我也有女兒。當時我就想,我整天坐在辦公室,到了飯點,學校食堂有飯吃,如果想見女兒了,很快能見到。和這些干部相比,伏案那點辛苦,能算個啥?這件小事,可能對于很多地方的干部而言,完全不值一提,但對于這些邊疆干部來說,這是難得的情感“饕餮”。這些年調研中,我親眼目睹,很多干部為了大家舍小家,幾過家門而不入。還有的干部面臨的常常是生死考驗。

  正是身邊這些學術前輩的精神氣象,身邊這些學員干部的奉獻精神,無時不在感染我,并最終凝結成為了我精神的鈣和人生的錨。

  歸結起來就是,做黨校的科研工作需要有一顆赤子之心。赤子之心,就是對黨和人民的忠誠之心、把根扎進實踐大地的求真之心、風雨不動安如山的平常之心、如水一樣澄明無染的空靈之心,就是黨校人的初心。

(責編:畢陽)

中国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