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西柏坡到北京

——中央黨校的1949

2019-10-04
04 2019-10

10:14

分享
來源:《學習時報》作者:謝武軍

  進北平

  1948年7月,中共中央決定創辦高級黨校,名為馬列學院,以劉少奇為院長,楊獻珍為教育長。馬列學院的校址選在河北省建屏縣(今平山縣)李家溝口村,距西柏坡有十余里的路程。當時黨中央代號“工校”,馬列學院則稱“工校文工隊”。1948年11月8日,馬列學院在李家溝口村一個大院里舉行了開學儀式。教員僅有楊獻珍(兼)、艾思奇、何其芳等人。已報到學員102人(另有8名學員開學后陸續報到),都是有5年以上革命工作經歷、有一定政治思想水平、能寫文章或相當于高中畢業以上文化程度的黨員干部。

  1949年1月31日,北平宣告和平解放,馬列學院先遣人員劉元士、郝沛霖等和中央直屬機關先遣隊一起,隨同中國人民解放軍進入北平。從3月23日開始,中央各機關陸續乘汽車離開平山、建屏,遷往北平,馬列學院被安排在3月27日出發。在建屏縣的將近5個月里,學員們學習了社會發展史(艾思奇講授)、國文(何其芳講授),也開始學習世界經濟地理、西方革命史、中國通史和近代史,聽了朱德和劉少奇的報告,思想開闊了很多、文化素養有了明顯的提高。

  因李家溝口村的路進不去卡車,3月26日,學工人員把要帶走的東西搬到了距李家溝口村八里的東黃泥村,余下的物資包括馬匹等都提前移交給當地政府。27日早飯后,楊獻珍、艾思奇、何其芳等與學工人員一道從李家溝口村徒步趕到東黃泥村,分乘八輛軍用卡車向北平進發。汽車行駛在崎嶇不平的山路上,顛簸得厲害。但大家情緒非常高昂,一路上有說有笑。途經平山縣城稍事歇息,當天晚上住保定省政府大樓,晚飯后還看了一場戲。

  3月28日早晨,馬列學院的車隊從保定出發,前往北平。出城后一路平川,大地剛剛吐綠,迎面吹來的春風還帶著寒氣。大家的精神更加振奮,都想快點到達北平。根據行程規定,馬列學院車隊不能從北平城內經過,只能從前門外繞城向西行駛。快到北宮門時,車隊在頤和園北墻外的路邊停車休息,大家隔墻觀賞到了頤和園萬壽山的風景,感到很興奮。之后,車隊經青龍橋、紅山口、玉泉山抵達香山,暫住慈幼院休整。4月14日,馬列學院遷駐香山碧云寺西跨院,學工人員的住宿條件略有改善。食堂設在一個經過改造的大殿中,因為沒有桌凳,大家都站著吃飯。上課則在水泉院。

  為了保密,駐香山的中央機關對外統稱“勞動大學”。到北平不久,學院給全體教職員工發了一套洋布做的灰色新軍裝。過去大家穿的是土布軍裝,戰士裝是四個貼兜,干部裝是四個吊兜。新軍裝一律是吊兜,從軍服上分不出誰是干部或戰士,但大家平時都舍不得穿。

  在香山期間,學員以自學為主,讀書篇目有《拿破侖第三政變記》(以《法蘭西階級斗爭》、《德國的革命與反革命》為參考書)《法蘭西內戰》(以《國家與革命》為參考書)、《第一次世界大戰簡史》、《蘇聯歷史教程》、《中國近代史》(瀏覽《民國史通俗演義》)。此外,還瀏覽了《世界經濟地理》第一、第二分冊。大家嚴格執行周恩來提出的“住香山的全體工作人員三個月內一律不準進北平城內”的規定,抓緊時間埋頭讀書。6月下旬,周恩來給馬列學院第一期學員講了一堂課,主要內容是當前形勢,以及學習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重要性,鼓勵大家加緊學習。7月間全校學工人員學習討論了毛澤東的論文《論人民民主專政》。

  參加開國大典

  參加開國大典是馬列學院師生終生難忘的殊榮。大典前兩天就得到消息,馬列學院的教員、110個學員和幾個工勤人員代表(當年教務處事務員韓懷秀是代表之一)將參加開國大典,并作為觀禮隊伍,站在天安門城樓邊。想到新中國馬上就要成立了,想到自己能有參加開國大典的幸運,許多人高興得徹夜難眠。學校停課作了各方面的安排,交代了注意事項。當年的學員馬齊彬曾告訴筆者,馬列學院學員既是觀禮嘉賓還擔負保衛中央領導的任務。

  10月1日大家早早起床,換上那套洋布軍裝,等待出發。天剛亮,幾輛軍用敞篷大卡車開到了馬列學院駐地,滿載著100余名師生前往天安門。車開到西四附近,大家下車步行,到天安門時已近晌午。

  馬列學院的隊伍被安置在金水橋邊,中山公園和天安門門洞之間,背靠天安門城樓,面對檢閱通道。當時還是土馬路,大家席地而坐,安靜地等待著開國大典開始。師生們的對面是群眾的隊伍,此時已經人頭攢動,紅旗飄揚。

  下午3點,林伯渠宣布開國大典開始。喇叭里傳來毛澤東洪亮的聲音:“同胞們,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廣場上響起雷鳴般的掌聲,歡呼聲、鑼鼓聲此起彼伏。接著,在《義勇軍進行曲》的雄壯旋律中,大家目睹了第一面鮮艷的五星紅旗在天安門廣場冉冉升起。隨后禮炮轟鳴,曾經跟隨毛澤東南征北戰的學員們熱淚盈眶。升旗結束后,毛澤東宣讀了中央人民政府公告,接著舉行閱兵式。人民解放軍陸海空三軍受閱部隊列成方陣,由東向西通過天安門前,接受毛澤東和中央政府領導人的檢閱。當徒步方隊威武雄壯地經過天安門前,當人民軍隊的炮車、裝甲車和坦克在天安門前隆隆駛過,當剛剛組建的人民空軍的戰機掠過頭頂,馬列學院的師生們整齊肅立,內心感到無比驕傲和自豪。

  閱兵式結束時天色已晚,長安街上華燈齊放,工人、農民、學生、市民的游行隊伍高舉紅旗,縱情歡呼人民當家作主的新中國誕生。群眾游行直到晚上9點才結束。馬列學院的師生們排著整齊的隊伍,步行至西直門附近,再搭乘大卡車返回香山碧云寺。回去時已經夜深了,身體雖然疲憊,但大家激動的心情卻久久不能平靜。

  開門辦學

  開國大典前后,馬列學院開門辦學,在新解放區宣傳和普及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學習運動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學校遷到北平后,中央書記處要馬列學院幫助華北人民革命大學(簡稱革大)、華北大學(簡稱華大)及其他干部訓練班解決馬列主義課程的教員問題。因馬列學院的教員僅有5人,學員就派上了大用場,他們被派往校外教課,既當學生又當先生。從5月份開始,有46個學員被派到20多個學校、機關、工廠、部隊、訓練班教課,每人至少一次,每次至少3小時,個別學員教課達34次。全校學員總計教課200次左右,600多小時。教課對象主要是新解放區的知識分子(學生、中小學教師、教授、留學生),其次為留用的舊政府工作人員,以及工人、黨團員、機關和部隊的干部,總數達5萬余人。教課地點主要在北京,也到天津等地。教課內容主要是社會發展史,宣傳歷史唯物主義。同時,還有28個學員在21所中學兼任政治課老師,所教學生總計2000人左右。教員楊獻珍、艾思奇、王學文等人也承擔了向知識分子和各方面的干部教課的任務,在外教課最多的是艾思奇。

  經濟學家王學文是1949年6月調入馬列學院的。1937年他在延安曾經擔任過中央黨校教務處主任兼經濟學教研室主任。開國大典后,王學文開始給馬列學院第一期學員講授政治經濟學。課本是日本著名的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河上肇的《經濟學大綱》,參考書是蘇聯經濟學家列昂捷也夫的《政治經濟學》。11月上旬,馬列學院開始建立旁聽制度,18個中央直屬機關的40個干部,以及革大的7個青年教師來校旁聽政治經濟學。駐扎在馬列學院附近的北京衛戍部隊連以上干部也到校旁聽過政治經濟學和社會發展史。

  定居自得園與聘請外教

1949年10月,馬列學院遷入西苑自得園

  這一年,馬列學院有了進京后第一個正式的固定的校址。9月30日,華北高等教育委員會主任委員董必武,副主任委員張奚若、錢俊瑞簽署“〔高教秘字〕第1621號”指令。令清華大學將原農學院舊址——西苑自得園移交馬列學院使用,因清華農學院已歸并農業大學。10月28日,馬列學院由香山碧云寺遷駐自得園,即現在的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南院。

馬列學院教學樓

  為了解決馬列學院師資短缺的困難,提高教學水平,馬列學院希望聘請蘇聯專家來校任教。12月上旬,經請示劉少奇批準,由中央宣傳部部長陸定一安排,在中宣部工作的蘇聯專家阿爾遜且也夫被聘為馬列學院教授。12月19日,阿爾遜且也夫與全校師生見面,并作了第一次報告。12月底,馬列學院還聘請了中國人民大學(剛由革大、華大合并成立)的蘇聯專家高爾尼洛夫、列米佐維奇和阿芙捷伊來校講授《蘇聯共產黨(布)歷史》。

(責編:畢陽)

中国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