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泓“心水”掠燕湖

2019-10-04
04 2019-10

10:02

分享
來源:《學習時報》作者:靳鳳林

  “心水”在現代網絡流行語中的本意是“偏愛”“喜歡”之意,掠燕湖就是全國黨校人和來黨校培訓學員的一泓“心水”。它位于北京西郊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北校區的西北一隅,是1994年開始規劃和改造的人工湖景區,環境宜人,風光獨特。來校學員和黨校的教職員工常常在湖邊散步、休憩,掠燕湖也是他們的心儀之所。

  湖面雖難稱“遼闊”,但也不亞于清華荷塘和北大未名湖,只是因其身處黨校校園之內,很多人沒有到此游歷,故不及荷塘和未名湖盛名遠播。伴隨春夏秋冬的變換,掠燕湖的景色可謂“處處回頭盡堪戀,就中難別是湖邊”。夏日里偶爾有微風襲來,在平靜如鏡的湖面上泛起些許細小的漣漪輕悄地漫散開來。四周的垂柳把湖面當作梳妝的鏡子,倒映出婀娜多姿的身姿。秋天里朵朵白云不時從湖面上湛藍的天空中飄過,給人以“白云悠閑無心事,偎依藍天映湖清”的淡然心境。

  湖中最令人喜愛之物,當屬穿梭跳躍的金魚和昂首浮游的天鵝,它們是湖中的主人。只要有人將食物撒向水中,金色、紅色、黑色、白色、雜色等色彩斑斕的魚群,爭先恐后地簇擁而來,像瞬間鋪開的五彩錦緞在湖中飄蕩,有的躍出水面、有的潛入水下、有的橫沖直撞……如風卷殘云般將食物啄個精光,并激蕩起大片翻滾的浪花。與轉瞬即逝的魚群相比,湖中的白天鵝或黑天鵝行動起來則莊重典雅了許多,它們總是結伴而行,白天鵝的羽毛潔白如雪,黑天鵝的羽毛烏黑如緞,它們亭亭玉立,昂首挺脖,神氣時如將軍,文靜時如睡蓮,在湖面上優雅地游弋。

  遐想之時,被湖面北部一陣滔滔水聲所打斷,循聲而去,映入人們眼簾的是一襲瀑布沿著堆滿太湖石的峭立巖壁飛瀉而下,山泉澄澈得如同有了生命的水晶,喧嘩著,打著旋渦,吐著白沫,蜿蜒流瀉。水花在巖石上綻開,噴珠飛雪,彰顯出“靈山多秀色,空水共氤氳”的曠野之態。

  然而,要從掠燕湖的垂柳浮云、魚鵝之戲、瀑布流水中,得參天地之化育,當走進其主體建筑“二味書屋”中,方能身歷心悟其中之怡情。說起“二味書屋”,人們首先會想到魯迅少年時代在浙江紹興府城內就讀過的著名私塾“三味書屋”,所謂“三味”,是取“讀經味如稻粱,讀史味如肴饌,讀諸子百家味如醯醢”之義。但此處的“二味書屋”則另有深意,它坐西向東,是一棟上下兩層的皇家宮殿式仿古建筑,每層四周的書架上擺滿了古今中外的人文社科名著,中間是供學員和教工讀書的桌椅和幾案,上下樓梯之間,也碼放著整齊有序的各種書籍,給人以“博覽群書添雅趣,縷縷書香勝飯香”之感。“二味書屋”的巨幅楹聯最是為人們稱道,一樓入口處懸掛著的“為學深知書有味,觀心澄覺湖生光”楹聯,應是出自歐陽詢的《九成宮醴泉銘碑》,原聯為“為學深知書有味,觀心澄覺室生光”。“室”改為“湖”,一字之改,更具味道。二樓之上“鑒水平云”橫批下的楹聯:“鑒形鑒心性當鑒水,平惱平欲志尚平云”則進一步闡發了讀書人需追求的人生至高境界。

  站在“二味書屋”的陽臺上遠眺,會看到湖的北面高高矗立著一座通寬16米、高約10米的巨大牌樓。該牌樓始建于明嘉靖二十一年(公元1542年),曾佇立于北京景山前街,20世紀60年代移至此處,呈四柱七樓式品字型排列,樓頂為廡殿式,覆蓋黃色琉璃瓦,朱紅枋柱,玲瓏精巧,格外輝煌。每當旭日初升時,牌樓上方“弘佑天民”四個金色大字閃閃發光,牌樓下的小廣場上,經常看到不少黨校學員在老師的引領下練習太極拳的場景,人們在悠揚的樂曲聲中,動靜開合,練氣化神。牌樓的北面鐫刻著“太極仙林”四個大字,傍晚時分,夕陽西下,在湖面之上映照出異彩霞光。

  依照中國古代“咫尺山林,多方勝景”的園林建構規則,有湖必有島,掠燕湖亦不例外。人們沿著湖中小橋走進湖心島,映入眼簾的是兩座別具一格的廳廊軒榭,供游人極目遠眺,盡享湖上的天光云影。近些年,湖心島上的小長廊改造成了我們黨的一大會議展覽室,旁邊湖中放置著浙江省嘉興市委市政府贈送給中央黨校的按照相同比例仿制而成的“一大紅船”,并在湖心島上增設了“一大代表”群雕像,來校學員和教職員工們時常站在群雕前,瞻仰每位革命先行者的風采。面對他們,我們每個人是否應當考問自己:我們從哪里走來?為什么要到這里駐足?我們又當走向何方?……

(責編:畢陽)

中国体彩网